西裝美觀度:論靜態美,動態美及和諧感

“西裝審美的誤區在于,人們專注于對靜態美的迷戀,卻往往忽視動態美的必要性,恰是動靜結合所塑造的和諧感,使得西裝將人塑造成趨向于完美的形象,美是和諧的!”

表象與內涵的關系是西裝價值探討的根本所在,西裝首先是被需要,然后才被人所接受,所穿著,從需要到審美,是西裝價值基于內涵到表象的遞進探討。人們在在追求藝術作品之美時容易忘記,形式歸根結底是要服從于內容的,離開了內容,形式便失去了意義。好看不實用,好看不耐看,“好看”便沒有了因果關系,好西裝亦是如此!表面上很好看,穿在身上卻不舒服,走起路來不自然,那就算不上是好西裝,而這些就要從西裝的靜態美和動態美談起。

所謂的靜態美,是指一般形式上的美,表現為靜止的,程序化和失去現實生命感,力量感的。人們在還未擁有一套西裝時,通常會選擇欣賞一些西裝穿搭照片來做出購買選擇,而欣賞照片的過程,就是對西裝靜態美的審美過程。通過對西裝的款式設計,顏色搭配,穿著場景的判斷,來想象自己穿著西裝時的畫面,然后在評估一系列因素之后,做出購買選擇。雖然這是目前大部分人在挑選西裝時所使用的方法,但事實上多數人并不知道西裝的靜態美該如何評估,又該如何陳述。

靜態美

用最為通俗的語言描述,西裝符合靜態美的表現,體現在兩點:一是“站著好看”;二是“坐著好看”;而從專業層面出發,滿足以上兩點的好西裝,首先要滿足“合身”,其次是“高級感”;“合身”為基礎,而“高級感”則是一套好西裝的內涵所在!

“高級感”首先是來自西裝面料本身的光澤度,懸垂性以及伸縮性;優質面料的處理工序較為繁瑣,經過紡織廠的編織以后,就會進入到后處理加工階段,通過特殊的工藝將面料改善為具有可塑性強的成品布,那該如何理解?

光澤度:面料在自然光線下,不同視覺角度所呈現的光線反射,折射,面料在后處理階段一般需要使用特殊的化學試劑來處理光澤度,好西裝所展現光澤感更能夠反映出面料的價值不菲。

懸垂性:自然狀態下,面料的懸垂性可以很好地展現衣服的姿態,一套好西裝在經過熨燙以后,其所呈現線條感通常是充分貼合人體曲線的。

伸縮性:站立時西裝處于自然狀態,而坐立狀態則處于伸張狀態,再次站立時又會收縮成自然狀態,一般面料會有10%至30%,編織面料會有40%至200%的伸縮,在一些面料品牌所主打的Sport面料系列,常會運用伸縮性更好的編織面料;面料的“伸縮性”對于那些好西裝而言,需要滿足人在坐立和站立之間切換的同時,面料能夠保持原有的形態。且伸縮性較好的面料在裁縫制作西裝時,使得熨燙更游刃有余,較好把控。

西裝面料季節分布圖

西裝面料選擇

而另外一個層面上能體現“高級感”的則是質量上乘的里布,內襯,縫紉線,手工鎖扣眼,手工插花眼,手工活袖口,以及取材天然的衣扣等輔料配件。(定制品牌在表現他們在輔料細節處的用心,經常所言的是,日本賓霸里布,德國駿馬襯或意大利進口襯,天然牛角扣或貝殼扣,手工細節等等)

手工鎖扣眼

西裝想要實現靜態美不是很困難,好的面料,輔料,以細節處的手工制作即可實現。西裝照片可以拍的好看,穿在人的身上合身度很好,但這完全不能說明什么,這套衣服仍然算不上真正意義上的好西裝。畢竟形式不能決定內容,表象無法體現內涵,價格不能說明價值,看起來好看并不代表穿起來好穿,且動起來很舒適。

西裝靜態美呈現:

“動態美”一詞來自于德國美學家,劇作家萊辛(Gotthold Ephraim Lessing1729.01.22-1781.02.15),在其美學著作《拉奧孔》中提出的動態美,是指詩在描寫連續動作所產生的變動的美。運用在西裝穿搭上,“動態美”則指穿搭者保持運動狀態所呈現的意境美。中國傳統美學中的意象諸如“龍飛鳳舞”,“波濤洶涌”,“飛流直下三千尺”等都是動態美的體現,更是一種意境美的陳述。而西裝動態美的體現則是“衣隨人動”,行走時的飄逸感,隨風擺動的優雅感。一套全手工襯工藝制作的西裝,在被穿著者穿在身上,走起路來依然能夠表現的十分優雅美觀,則是符合動態美的。

而裁縫們想要制作出這樣的好西裝,除傳統工藝上的手工襯制作要求,另外一個層面則是裁縫們的“熨燙”經驗,也就是裁縫師傅們常說的“歸拔”技藝。(歸拔:將服裝面料在需要的部位進行縮進或拉伸,從而使得面料更為立體,更貼合及美化人體曲線。)“歸拔”的技藝水準,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定制西裝的上身效果,也決定了西裝穿著者在行走或劇烈運動時,是否依然能夠保持靈活自如的狀態。

西裝老裁縫們口傳心授的“三分裁,七分做;三分做,七分燙”,說的便是西裝在制作過程中,“熨燙”的重要性,而西裝的動態美便是在好的熨燙基礎上,恰到好處的呈現。

西裝動態美的場景呈現,在電影作品中,經常為導演們的所運用,“硬漢紳士”這個詞是有些自相矛盾的,卻塑造出了諸如OO7系列中的丹尼爾·克雷格,王牌特工中的科林大叔等角色。在激烈的打斗場景下,西裝似乎游刃有余,隨著肢體動作的大幅度切換,西裝似乎沒有絲毫束縛感,讓演員不適,讓觀眾不適,卻是更為精彩的驚險歷程。

 

而在《聞香識女人》中,阿爾帕奇諾有一段跳著探戈舞蹈的場景,在穿著西服的狀態下,做出高難度的舞蹈動作,衣服卻沒有限制步伐與身姿的輕舞曼妙,舞蹈的曲線美與西裝的動態美結合起來,讓在座的紳士們無不投來艷羨的目光!

如果說電影中的西裝,規格要求尤甚,對著裝禮儀的要求更是有著奧斯卡最佳服裝指導般的嚴謹,那就要回歸到現實生活中來,試想這樣一幕場景,你西裝革履正要通過一段斑馬線,一陣微風吹來,前方恰好有美麗的姑娘迎面而來,你心花怒放,按耐不住內心的喜悅,微風吹起你的西裝下擺,你的西裝裝扮著你的優雅身體曲線,并隨著步伐游走,嗯,姑娘對著你微笑!……“和諧感”油然而生!似乎走路就是一段輕舞。穿著你心愛的西裝,每天跳著踢踏舞去上班,這樣的生活,怎能不認真享受?

“和諧感”是欣賞者的直觀感受,欣賞者并不局限于專業或經驗豐富的紳士們,而是路人甲乙丙丁們在注意到你穿著一套西裝時,依然能夠感受到這套西裝是屬于你的,為你量身而定做的!這種和諧感是油然而生的喜悅,愛慕以及不可知的自我臆想——如果我也有這樣一套西裝會是怎樣的自己?

靜態美是動態美的前提和基礎,恰是動靜結合的所塑造出的和諧感,使得西裝將人塑造成趨向完美的形象,美是和諧的。這種和諧體現在人身上,就造就了人的美;表現在物上,就造就了物的美;融匯在環境中,就造就了環境的美! 而“西裝之美,不在于西裝本身,而是當你穿著它時,它烘托出了你的美”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關注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农村熟妇乱子伦拍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