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蘭英:用一輩子歌唱我的祖國

清平樂·郭蘭英

董智慧

流離孤小,學戲得溫飽。

去舊迎新歌新貌,兩岸風光獨好。

啼轉清澈精靈,與國同慶銀屏。

一曲唱傳三代,迦陵王者蘭英。

人物小傳

郭蘭英,女,漢族,中共黨員,1930年12月生,山西平遙人,中國歌劇舞劇院一級演員。她為中國民族歌劇表演體系的建立和民族演唱藝術的發展作出開拓性貢獻。新中國成立后,塑造了《白毛女》中的喜兒、《小二黑結婚》中的小芹等眾多光彩奪目的舞臺藝術形象。她演唱的《我的祖國》《南泥灣》《人說山西好風光》《八月十五月兒明》等膾炙人口的歌曲,歷經半個多世紀傳唱至今。

□ 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 王恒

9月25日,久居廣東的郭蘭英回到北京,回到曾經工作的中國歌劇舞劇院。舞臺上,年輕的演員們唱著《我的祖國》;舞臺下,90歲的郭蘭英專注地聽著、看著。歌聲落下,郭蘭英說:“大家唱得好!我們的祖國是偉大的、堅強的、英雄的。我愛我的祖國。我們要真心實意地歌唱祖國。”

提起郭蘭英,很多人不由地會想起《我的祖國》這首歌曲。第一次唱這首歌的時候,郭蘭英才26歲,風華正茂。今年中秋節,老人重登舞臺,再次為大家唱這首歌,當年近90歲的她站在舞臺中央,再度唱起這首歌的瞬間,所有人都被她的歌聲感動,被她的風采打動!

年少的磨礪

郭蘭英出生在山西平遙,由于家境貧困,4歲開始學戲,童年兩次被賣,11歲離家學藝,經歷了常人無法想象的磨礪。

據郭蘭英回憶,每天清晨四點她就得空著肚子到野外去練聲。

北方冬天的早晨,寒風凜冽,師父要求她伏在冰面上練聲,直到把堅硬的冰哈出一個洞來。即使刮著大風,飛著雪花,都得張大了嘴,對著風,對著雪喊嗓子。有時候身體不舒服,也必須堅持不懈地練。

那時戲班子里的師徒基本不識字,師父的戲文都記在肚子里。于是,師父一句一句教,她一句一句記。有時晚上還要到戲園子里演出,演出結束回家,一般都到夜里12點了,等睡下,就更晚。真正休息睡眠的時間,往往只有兩三個小時。

想到自己年少時戲班子的經歷,郭蘭英說:“為了未來成為金玉而非土泥,做著好夢的孩子們必須忍受這番苦。老話說‘不吃苦中苦,難得人上人’。盡管許多孩子終其一生沒有成為‘人上人’,但在少年時候,也不能不吃苦中苦。”

正是年少時艱苦的訓練,讓郭蘭英的歌聲成為一個時代無可取代的經典。

命運的轉折

轉折,發生在1946年。

那年,在張家口,成為晉劇“頭牌”的郭蘭英與新歌劇《白毛女》相遇了。當時在看完歌劇《白毛女》后,郭蘭英腦子里總是浮現《白毛女》的一幕幕片段。郭蘭英回憶說:“我覺得這才叫演戲,這叫真戲。”

當年,郭蘭英在張家口離開戲曲團,毅然投身于革命隊伍,加入華北聯合大學文藝工作團,開始了新的藝術生活。到了老解放區,郭蘭英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領導派了四個先生教我。一個是學文化的,一個是識譜的,一個是講革命道理的,還有一個是排練新演劇目的。我就是這樣在革命隊伍里學的文化。”

從16歲到18歲,郭蘭英全心全意學習文化知識。 “好不容易參加了革命,成為革命隊伍里的一分子,很光榮!那個時候我自己覺得特別幸福,革命救了我,培養了我,教育了我,讓我從一個舊藝人,轉變為新文藝工作者。”

主動而堅定的革命選擇,影響了郭蘭英的一生,也因此影響了民族新歌劇的發展。她將戲曲藝術中唱功和做功兩個方面融入新歌劇中,成為近代中國從舊戲曲走向新歌劇的第一人,演出了《小二黑結婚》《劉胡蘭》《竇娥冤》等多部經典民族歌劇。

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夕,19歲的郭蘭英跟隨中國青年代表團奔赴匈牙利布達佩斯,參加第二屆世界青年學生和平與友誼聯歡節,演唱了由詩人阮章兢作詞、山西民歌配曲的《婦女自由歌》。雖是初出茅廬,郭蘭英卻以其深情的演唱和令歐洲人大開眼界的音樂風格,為新中國贏得了一塊頗有分量的獎牌,成為我國最早在國外獲獎的民族歌唱家之一。

時代的歌者

郭蘭英的歌從戰爭時期唱到建設時期。這些作品成為一代代中國人的共同記憶。

“花籃的花兒香,聽我來唱一唱……來到了南泥灣,南泥灣好地方……好地方來好風光,好地方來好風光,到處是莊稼,遍地是牛羊……”這首由郭蘭英領唱,被傳唱了多年的歌曲《南泥灣》,是新中國成立后第一部全面反映中國革命歷史的大型歌舞作品《東方紅》中34首插曲之一。膾炙人口,享譽全國。

《我的祖國》作為電影《上甘嶺》中的插曲應運而生,整首歌以最樸實無華的語言、最真摯深沉的情感表達了中華兒女歌頌自己“美麗、英雄、強大”祖國的真實心聲。經過郭蘭英的深情演唱,《我的祖國》紅遍大江南北,成為各類文藝演出的必唱曲目。

郭蘭英曾說:“《我的祖國》這首歌完完全全代表了我的心,也代表我郭蘭英的生命,說實話,沒有祖國哪有我郭蘭英!”

一位老藝術家曾說:“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在中國歌壇上郭蘭英依然代表著民族聲樂藝術的最高成就。她以獨特的光彩映照著音樂藝術的大千世界。”

“我一出生就被扔掉了,4歲就進了戲班,后來又被賣給人販子,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的一切,黨就是我的媽媽。我一輩子感黨的恩,一輩子歌頌黨,歌頌祖國。”郭蘭英動情地說。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關注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农村熟妇乱子伦拍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