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房貧窮并非罪孽別侮辱買不起房的人

在天津舉行的"新常態,新機遇"主題2014網易達沃斯之夜上,北京師范大學房地產研究中心主任董藩發表了一個"男的不買房,等于耍流氓"高論。對此,我認為應該給予辨析。 在房地產業不景氣的背景下,董藩對公眾唱高房地產業是一種個人權利。無論唱高還是唱低,都是言論自由,至于誰更有道理、誰更受公眾歡迎,那是另一個層面的事情。但是,不管怎樣發表小產權房唱高還是唱低意見,都要自尊并尊重他人。 凡人,無不希望有房子住。然而,希望本身并沒有太大意義,人類至少從新石器時代就已經有了建筑居住方式,不再是露天動物,因此,所謂希望有房子住的本質,幾千年乃至上萬年來,一直是如何得到屬于自己可以有權利的居住。在當代中國,當分配制度萎縮之后,人們得到居住的基本渠道有饋贈、繼承和購買三種。購買并非是唯一的獲得居住權利的渠道。 所謂饋贈,主要是從父母處獲取,與繼承遺產有相同的本質,只是法律形式有所區別而已。饋贈和繼承是中國最為傳統也最為重要的解決居住問題的方式,在當代最集中發生在子女結婚和父母去世兩個環節。尤其對于青年來說,如果沒有雙方父母的饋贈,絕大多數青年試圖在結婚時候擁有屬于自己的房子,根本就無法實現。在我所接觸的青年當中,即使已經是高級白領,30歲左右以前結婚的,雖然聲稱自己買了婚房,實際也罕有不受到雙方父母饋贈部分乃至全部購房款才得以實現。因此,即使買房,也不能認為就真正是青年自己在買房。 由于傳統大家庭形態的解體,當代青年結婚時大多需要自立門戶,這既是一種生活方式追求,也是極其沉重的一種壓力。所謂自立門戶,最標志性的地方在于小夫妻擁有可以獨立居住的房子。然而,青年其實大多并不具備這樣的能力,這是普通平民不得不要給予承認的現實,因此,婚姻雙方已經越來越給予互相諒解并接受,婚房的購置越來越多不再認為只屬于男人的責任,加以為了保障婚后地位和權利,女方及其父母也承擔起了相應的責任。創業號因此,結婚居住如果不是父母直接饋贈房子,購房越來越流行男女雙方共同承擔,并且由雙方父母饋贈部分乃至全部購房款項。 從購買來說,又分兩種:一為僅僅購買居住權,也即租賃;二為直接購買房子產權。前者還很少,但將來恐怕會逐步增長,后者則是目前的主流。如前所述,在青年購房行為中,女方也已經越來越占有地位,在購房款項的最終來源上雙方父母則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假如按照購房法律手續所呈現出的所有人身份,認為這就是青年買房,那么,青年買房究竟在買房市場中占多少份額,恐怕也值得推敲。買房除為居住、結婚的外,還有投資屬性,30歲左右以上者購房恐怕才是市場更重要的力量,其中有純粹為了投資的擁有數套、數十套乃至上百套房子的群體。 以上道理董藩也許明白,也許由于高高在上并不明白。如果明白,就應該知道不能把買房責任簡單歸結為"男人"。如果不明白,把買房責任簡單歸小產權結為"男人"屬于個人言論自由,但也并不能得出不買房就"等于耍流氓"的判斷。如果不買房就"等于耍流氓",那么,當今中國沒有"耍流氓"的男人就實在是不會多;其次,置共同承擔買房責任并擁有產權的女人于何地?豈不是她們故意讓男人"耍流氓"或樂于接受男人"耍流氓"? 人生惟艱,富裕值得慶幸乃至榮耀,但貧窮并非罪孽,而人世間恰是貧窮者居多。侮辱富裕誠然不應該,侮辱貧窮卻是歷朝所不敢。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關注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农村熟妇乱子伦拍拍视频